2011年6月20日星期一

淚落,濕了誰乾涸的夜?

今夜,心頭,湧上一股莫名的情。

  是愁,是憂,亦或是傷痛。

  筆者情懷。

  ——文/紫墨青殤

  【第一滴,告別斷線的紫鳶】

柳條新枝,搖曳了湖面粼粼波紋,逝水年華,浸染了少年濃濃黑髮。

曾記否,嬉戲湖水岸邊,在六月驕陽下奔跑,臉頰上洋溢歡樂的笑容,抬手,抹一抹欣喜的汗水,童真的記憶,隨風消散,扯長了美好的細線。

依稀,懷著未醒的夢,拾起放飛的風箏,淡淡的笑,淺淺的情。

細數繁星點點,呢喃未來童夢,不知何時才是少年頭,沉浸柔美的氛圍,享受少時幸福。

紅塵陌路,往事皆支離破碎,一點一點的懷想,一次一次的破碎,眼淚永遠存放在自己的玻璃瓶內,心在期待,情在飄飛,淚落,告別斷線的紫鳶。


  【第二滴,懷念記憶的玻璃球】

奼紫的春,花開,粉飾青春的夢,夢裡看花,左手撫琴,右手弄弦,譜一曲柔情似水的艷麗,清香花瓣,一片是今生情,一片是來世夢,花粉飄逸著心的顏色。

火熱的夏,心靜,默默聽著脈搏的跳動,感知浮動的韻律,像是為記憶的殘畫打拍,一幕一幕,一簾一簾,曾經化蛹成碟,變成緬懷的記憶,展開紫色的翅膀,飛向花開艷處。

月圓的秋,倚夢,千里共嬋娟,月宮上撒下一片月華,泛起夜的朦朧,醉了癡兒心。微風起,心的涼意,消瘦了少年容顏,夢醒,陌生的地點,熟悉的傷情。

純白的冬,雪花,尋不見來源,飄落在髮梢,撫一束髮髻,殘雪融了,心也融了,白色,蒼茫的白色,似一種破碎,心的悸動。雪地,左腳右腳,不深不淺,只有自己一人的腳印,回首,走過的是年華,留下的是孤寂。

春夏秋冬,逝去的命輪,帶走了多少的少年夢,淚落,懷念記憶的玻璃球。

1 条评论: